Opentortoise

終於明白自己對生活的興趣大於小說,還是寫日記吧。

關於我愛妳

當我認清了妳的面目,是擁抱與棄絕的開始。模糊的想像之中,愛不屬於妳,只屬於身為人類的妳的身體。想要擁抱但我明白這不是愛。我想愛妳。

當我看見了妳的軟弱、拖延,和那一點點細碎而絕對存在的自私,清晰的輪廓造就了一個真的、關於人的妳。卻在妳的眼中看見自己,我愛他但不想,我想愛妳,只好棄絕我自己。

儘管如此,讓我愛妳。

2015 2/8

經過了幾天休假,完全沒有任何計畫、進程、企圖心,只是單單純純的休息。今天看完一次盜墓筆記第二季。
看朋友近來的消息,雖然覺得有趣,但想不到如何回應,也沒有更深入了解的企圖心,好像原本就不是身處同一個世界的人——這些不是該觸碰、接近,而是媒體小道消息明星軼事那樣的,看著就過去了。深深的感到自己有一股與世隔絕的性格,只有如此才能維持安定與自立,對於獨身一人也不再感到焦躁難耐。想來很是悲傷,但或許我需要一個人、只能一個人。

2015 2/5

不停的告訴自己要靜下來、要穩、要知道等待自己的成熟。

長久以來,看見別人有什麼成果便感到焦慮,跟不上對方好像影響重大似的。有機會就一把抓下,完全沒有計劃與衡量,只靠著誇大的自滿盲目前進。這半年來確確實實吃到苦頭,了解到現實與極限。完全沒有理由可以反駁他們所謂溫室花朵,這嬌弱的信心使得我自我放棄,看上去沒有任何建樹或成果,卻在學期結束之前逐漸感受到這段日子的小小積累——我正往一個不可識別的方向前進。與從前想像有所不同,不是正圓形的擴散,而是伸出如同變形蟲偽足延長、連結難以辨認其關聯的領地。

他們不曉得,這些看似矛盾的事物在我的精神上可以完滿的相容,這些表面矛盾而本質相仿的事物,我的存在建立在他們眼中的矛盾之上!所以我需要更多的信心,因為世上能理解的人太少了,何況要取得建立自我的認同?我的建立不能託付於外人缺乏想像的目光之中!於是我必須更耐心的等待自己的成熟,不能焦慮、不能羨慕,要穩定向前,等待自己的成熟。

我不停的在前進、變化,到了這個年紀已經不奢求變成更好的人,但我要保有純真的可塑性,等待一個能與我一同塑造自己的人。要依託於強者;要讓人依託都是過於軟弱的遁逃。只有自立,等待擁有共同期望與勇氣的那人,是生命追尋為人的期盼。只是別開一切豪情,難保敗給寂寞。

唉!第五層思考者!

2015 1/23

最後還是沒有得逞,時間依舊滾滾的過去了。要看書、要書寫,卻因為與人的日子有了好轉,而不再有這麼迫切的需要。倒是休息充足,看了幾部電影,經過一個學期,總算放鬆下來。期末考結束緊接著工作坊,想是沒有問題,但非常疲倦、無力,差點連加練都不去了。還好逼著自己跟口琴老師說要調課,終於做對了一件事。

楫這兩天打電話過來,說是一個小她六歲的學弟告白,不知道該不該答應,很久沒有這樣開心的聊天。不敢給很明確的建議,雖然是用鼓勵的角度,但那是因為我想人只有聽到自己想聽見的觀點,才有勇氣進行早就決定的事。不然聽過這麼多反對意見,是不會問到我的。

2015 1/9-3

最終還是買了藍芽鍵盤。雖然深深的感到自己已經被資本消費主義綁架,還是忍不住想要。每一次內心有什麼想法,就不斷有打字輸入的慾望,想像自己坐在床上,蓋著棉被、枕著枕頭。打下一些胡言亂語,或許是當下的感受。今天真的實現了,用起來感覺比想像要好。不知道今後產值能不能達到投資的價值,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。

前幾天看了一本書,叫做人類大歷史,當中關於人類特有的能力「相信虛構故事」的看法深深的衝擊著我。如果用這種想法解釋當今的世界,佛家所謂「一切有為法,皆為夢幻泡影,如霞亦如電」,真是看透真實的智慧之言。我一邊這麼想著,一邊受困於這個時代要我們擁有超出必要的慾望之中。既然已經輸給了慾望,那就好好的利用這個資源吧,希望這個寒假能有一篇小說至少把架構完成。最好也能增加每天的紀錄量,前些時候太過黑暗了。今天就先這樣吧。

2015 1/9-1

明天還得早起,今天複習沒有達到預期進度。不是因為讀不完,只是上完口琴課太過興奮,循著「想樂」這本書,把大提琴和小提琴的章節的音樂會看了一遍。今天蘋還是沒有來上課,算上上次因為身體不適有一個月沒有練十孔了吧?倒是我漸漸習慣一對一教學。今天好像真的抓到重音的概念,那說明白就是韻律。不知道為什麼之前都沒有意識到只要重音對準,其他零碎的音符沒有太大的關係,這概念用在swing的意思是專注在重拍上,拍點對了,前面的細碎小音符基本上八九不離十。除了加強韻律之外,還要練聲音的形狀。

練這一段樂句的過程中,突然感到我對於十孔好像漸漸能依照想法控制,希望可以真正學會這項樂器,達到隨心所欲的程度。那種自由是我一直在追尋的。

2015 1/13-2

我突然這麼覺得,還是只有古典文化經得起時間的考驗。現代建築、數位建築,不管怎麼創新突破,總有失去新奇感的一天,總有煙滅的一天。根基不夠深厚,很容易就潰散瓦解,人是不能脫離本身的文化脈絡的。只是如今文化已經不是以地區來限制,而是以本身的認同為界線,重點在於內化。也可能是因為人的歷史不夠長,不足以讓現代新的文化接受終極的挑戰,以至於沒有顯示出他們實際的價值。

上大學之前,我對於數位建築非常著迷,但這兩年我的想法漸漸改變了。台中的圓滿劇場、國立圖書館,現在看來都非常單薄。尤其是圖書館,雖然前幾次去的印象都不錯,但那難保不是因為空間都是全新的緣故。仔細想過,其數位建築外觀使得很多空間被零碎的切割,設計不是以人為本,反而變成為了配合造型而勉強使用空間。再者整體的氛圍非常浮動,雖然有吸引市民的效果,但根本上不是圖書館應有的空間氛圍,不適合讀書。空間對人的影響是潛移默化,這種重要的公共施設應當更為謹慎小心。不過我想台灣社會已經習慣新光鮮與「進步」的現代生活,沒有這樣的建築是不會滿意的吧?

最近對於古典的事物又看見了美好之處,唯一不好的,我還是對於台灣傳統文化感到不耐與無聊,只好在根的認同掙扎裡繼續打轉。

2015 1/13-1

不對不對,我需要書寫,而不是逃避於懶散之間。明明有三科期末考試,一想到關於根的探討,就輾轉難眠。從小開始,我對於土地、親戚非常抽離。我們所有活動的場域就僅止於四人生活的空間,出家門以外,就屬異鄉。而相信的價值觀是國民教育下中國文化形象的延續,認同不是根基於土地,而是獨立於台灣之外。成長攀附在都市的外緣,又踏不上鄉村的土地,只有家而沒有鄉。這樣的我們要怎麼認同自己的根,認同那幾坪大的空間有塑造我們的文化內涵,可以驕傲的說我來自那塊「地方」?家鄉對我們來說需要有新的定義來解決這個問題,比如說帶入學校之類的地方。但又是哪個學校,哪個時期的學校呢?當陪你度過成長歲月的人都已經不再,還能成為家鄉嗎?即使是又代表了什麼意思?家鄉終究只是浮於心裡的紫紅色幻想。

2015 1/19

奔向、吶喊、失望、啜泣、興奮、狂暴,所有混合的一切都藉由對音樂的聆聽湧現,茫然而痛苦的焦躁,我要創造的慾望不斷,但沒有實力以及工具,被困於有限的時間與軀殼之中,要撕裂,要分離了。從來所有的痛苦都在期望與現實的落差間產生。我要、我還要攫取更多。但這些又能做什麼?但攫取之後又如何?能夠更快樂嗎?看著他們說:我對這有興趣,因為以後可能會用到。我眼睜睜的看著他們,不敢置信的樣子。他們怎麼能用目的來決定為什麼要愛,難道功能、利益是他們唯一的實現與信條嗎?這是假象的意義!但我想追尋的意義又是什麼?不不!不能純粹的狂愛,因為失去源頭就是失去根,人會不安終而狂暴,然後不知所措於時間之道路。不不!難道人生於世,只能選擇相信幻想嗎?不不!我不滿足於此!我要更多,我要創造!我要建構幻覺來對抗幻覺。我要⋯⋯然後,然後⋯⋯

2015 1/9-2

最近不知怎麼的,不再那麼急切了。想到先前種種,不管是求,規劃還是打算,到最後往往只是使我們距離想像越來越遠。我是離現實很遠的人,不像那些有什麼目標,努力之後就可以到達的人。我所想和所做往往有那麼一線之隔,走是走了很遠,但終究不是原本想望的地方,倒是結果比原先更好。我已經沒辦法想像如果當初「成功」達到理想,現在會是什麼樣子。所以對於未來,就努力於當下吧。增強自己,保有能量,之後才得以迎接嚴峻的挑戰。想要做到這樣,現在所做完全不夠。

我要走的路要定在很少人想過的方向,就像我先前說的,希望盲目的前行,終能成為指引。而且現在不急,即使課修得完,我可能還是要有一段時間的沈澱,不然太趕了。這個寒假應該會決定要不要延畢,所有的行動都在那之後設想才有意義。